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缅甸新总统3月底就职 昂山素季:暴力不利民族和解
缅甸新总统3月底就职 昂山素季:暴力不利民族和解

缅甸五年民主转型,转动了数十年形成的政治版图,转换了缅甸政坛的主演角色。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(民盟)去年11月8日在转型期第二次全国大选中赢得了议会多数议席,获得单独组阁权。今年3月底新总统宣誓就职后,民盟就将开启一个新时代,把“在野”多年的政治理念转化为方针政策和发展路线。

不过,摆在民盟面前的是半个多世纪处于军政府统治下的国家,显而易见的是,期待越大,责任越大;挑战越多,风险越多。

□挑战

1改革是政治还是经济优先?

经济政治改革分开做不行

在军政府执政期间,缅甸经济有发展,外交有拓展,和平有进展,但这次选举形成的缅甸变局更大程度反映了民众对国家管理、社会发展、经济贸易等各个方面的强烈求变愿望。

在选举中,这些民众的愿望转化为支持民盟的选票,但在民盟上台后,这些愿望将成为民盟面对的挑战,甚至是压力。

鉴于宪法规定,新政府中国防、内政和边境事务三个要职将仍由军方执掌,一些媒体判断民盟政府未来更多只能在经济发展方面有施展空间。但分析人士认为,在国家发展的目标问题上,军方和民盟实际上有很多交集。从过去军政府执政来看,缅甸真正的改革还是军方开启的。因此,在国家发展大计方面,民盟和军方合作空间不小,不应把军方的存在简单视作民盟施展身手的严重阻碍。

在去年11月17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,昂山素季谈及这些问题时说:“常有人问我,是政治优先,还是经济优先?我说,分开做不行。我们国家是非常需要改革的国家。人民支持民盟,实际上是人民需要改变。因此,经济方面要做,政治方面要做,社会方面也要做。对我们来说,非常重要的还有和平进程,也需要去推进。”

2如何解决民族和解问题?

非暴力协商讨论实现稳定

昂山素季提到的和平进程,是困扰缅甸几十年的民族和解问题。自1948年独立以来,缅甸长期存在大小几十支反政府少数民族武装。缅甸数十年内战的历史证明,武力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和政治问题。

前军政府一直寻求政治解决民族武装问题,吴登盛政府更是高举民族和解大旗,推动多轮和谈,推进和平进程。去年10月15日,八支民族武装与政府签署全国停火协议,缅甸和平进程取得重要进展。然而,还有更多的民族武装组织尚未签署全国停火协议。

尽管政治对话今年初已经开启,但是缅甸和平进程依然任重道远。各方都意识到,民族和解、和平进程不仅关乎缅甸的长治久安,而且关乎国家发展和民生改善。真正实现和解与和平无疑是摆在民盟政府面前的棘手重任。

对此,昂山素季强调,在民族和解问题上,绝对不接受暴力。“如果搞暴力,那将不利于国家的稳定。因此,我们提出协商讨论,这是最好地实现人民愿望的方法。我们国家要展示的是,稳定是可以实现的。如果我们能够向世界展示正确地实现人民的愿望,使我们国家取得发展,那么国际社会对我们就有信心。”

3如何处理与军方关系?

多次接触与让步以促和

缅甸政治生态比较独特,利益矛盾错综复杂。无论是政治方针,还是民族和解策略,民盟都需要军方的积极配合。

民盟主动与军方沟通,事实上在大选后就已经充分体现。昂山素季在选后拜会前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,表现出和解姿态。在新议会领导人选举方面,民盟充分兼顾军方和少数民族政党的利益。

从去年底到今年初,昂山素季三次前往内比都军部,与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闭门会谈。媒体猜测,两人在三次会面中商讨了军方在民盟政府中的权力分配问题。

原本预计会在两周内提名的总统人选日程被搁置至3月中旬。推迟总统人选的出台,实际上是在给民盟与军方协商留出更多时间。缅甸消息人士透露,民盟在此期间与军方有关人员进行了多次接触。

民盟与军方多次接触,多次让步,一方面是为了寻求军方解除对昂山素季不能出任总统的法律限制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促和关系,为未来更顺利地推行民盟政策做铺垫。

4执政后还将受哪些遗留问题困扰?

首先要管好公务员队伍

虽然民盟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,但在执政过程中势必会面对一些遗留问题的困扰。

首先,民盟需要用好管好公务员队伍。虽然缅甸政府实现更迭,但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毕竟是在以前的制度下形成的,一些遗留的作风、效率可能会成为贯彻民盟政策时突出的阻力。

其次,民盟需要尽快改善民生,实现经济发展。旧的经济模式与残留的西方制裁仍将掣肘缅甸经济发展。如何捋顺经济发展思路,寻找新的增长动力,对民盟来说是一道难度不小的课题。

第三,缅甸国内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,工人示威罢工成为家常便饭,在缅投资成本和风险增高。

再有,虽然对外关系通常被认为是民盟的强项,但经常被打上西方烙印的民盟如何处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,如何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作用,如何扮演连接东南亚与南亚的通道,如何消除原先在东盟中“特殊国家”的印记等,都有待民盟的深入思考和精心布局。

最后,民盟内部年长派与青年派之间近年来也时有不同意见,不同利益群体也在施加各种影响,昂山素季的意见在党内外未必可以做到一马平川。

在缅甸变局之中,各方都面临着挑战和机遇。总之,对缅甸的可塑性不应估计过高,对政局的可变性不应估计过低。

□大事记

军政府执掌近三十年

自1948年1月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宣布独立以来,缅甸境内135个民族并未完全实现和解,不同地区时有武装冲突爆发。1988年因经济形势恶化等原因,缅甸全国爆发游行示威,后由军队接管政权收场,缅甸政坛因此近三十年由军政府执掌。

1988年9月,军队接管缅甸政权,废除宪法,解散人民议会和国家权力机构。当年,昂山素季创建全国民主联盟(民盟),发展成为缅甸最大反对派。

缅甸军队接管国家政权后,宣布实行多党民主制。

1990年5月缅甸举行全国大选,民盟获胜,但军政府坚持先制定宪法后交权。此后,双方矛盾不断,制宪进程屡屡中断,昂山素季也3次被软禁。

2003年8月,军政府宣布旨在实现民族和解、推进民主进程的七点民主路线图计划,包括恢复举行制宪国民大会、就新宪法草案举行全民公决、举行多党制大选、向民选政府移交国家权力等。

2004年,军政府主导的制宪国民大会在中断8年后复会。2007年9月,国民大会完成使命。

2008年5月,《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》全民公决获得通过。该宪法除了确立缅甸实行市场经济、多党制及立法、司法、行政三权分立,还规定军队在各级议会中拥有25%非选举议席及在政府中

拥有国防、内政和边境事务部长三个部长职务。

2010年11月,缅甸根据新宪法举行多党制全国大选,民盟抵制了这次选举。时任总理吴登盛领导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(巩发党)在大选中获胜,缅甸军政府正式开始向民选政府转型。

2011年3月,在联邦议会全体会议上,当选总统的吴登盛宣誓就职,全面开启缅甸政治转型。缅甸政府与昂山素季多次会面,双方同意展开合作。同年11月,吴登盛批准修改政党注册法,为民盟重返议会铺平道路。吴登盛还多次签署减刑和大赦令,释放数万名服刑人员。

2012年4月,民盟参与45个议会议席补选,共赢得43个各级议会议席,民盟主席昂山素季当选联邦议会人民院议员。执政的巩发党仅获得1个议席。

2015年11月8日,缅甸举行了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,民盟在联邦议会人民院、民族院和省邦议会获得席位均占据首位,依法获得组建新政府权力。

2016年2月1日,民盟主导的第二届联邦议会人民院正式运行,举行首次会议,推举的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吴温敏当选人民院议长,巩发党成员、前缅甸联邦检察院法务部负责人吴帝昆妙当选人民院副议长。

合肥好运房地产销售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肥东县店埠镇龙泉西路59号